饮鸩

生活很苦,也没人甜我

扒一扒那个全是gay的男团

04

5:30
杨媚带着节目组的摄像打开了韩越的房门准备喊韩越起床。

拍摄起床画面嘉宾是不知道的,但只要看过综艺的多少都明白这个套路,杨媚并不担心韩越会出丑。

打开房门不出意料屋子里黑漆漆的,杨媚打开房间的灯后发现韩越并不在床上,杨媚还打开了浴室门进去看,也没有人。摄像大哥跟在后面都当做素材记录了下来。

杨媚真是奇了怪了,她带的团他知道那帮人什么德行,早起想都不要想,这个点不在床上那就是夜不归宿。紧接着隔壁就是周晖的房间。

没人

下一间周戎房间

果不其然,依旧没人。杨媚越来越清楚了,摄像大哥越来越糊涂了。可是流程还是要走的,接着她们打开了严峫的房间。

严峫在的

摄像大哥松了口气终于拍到个人了,杨媚懵逼了

啥玩意儿啊?

咋回事啊?

HS团关系好的不得了,跟亲兄弟似的,从来出现过什么吵架排挤的情况,夜不归宿的出去鬼混都是一起的,不会单独留下一个。严峫在屋里让杨媚有点弄不准其他三个干嘛去了。

严峫在灯开起来的时候就醒了,很快意识到摄像需要拍些什么,装作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严峫头发变成了鸡窝头,揉着眼睛坐起来,摆出亲切迷人的微笑朝着镜头打招呼“嗨,早上好”

严峫穿着灰色的浴袍睡觉,掀开被子打算去洗漱,摄像跟着进去了
“厕所也要拍吗,我怕拍了过不审”

严峫牙刷塞在嘴里,歪头给镜头一个wink,像大学里的正在打篮球的男孩子看到了喜欢的女生经过,继而抛了个媚眼。

严峫洗漱穿戴完毕,站在门口说:“接下来让我们去找周戎?”
“其他三个我们都找过了,只有你在”杨媚刚刚偷吃了个点心,看到镜头拍过来,赶紧拍了拍手上的碎屑。

“???”严峫眼神示意
“????”杨媚眼神示意

严峫的综艺感很好,眼看着快冷场了又主动挑起的话题“那我们去看看其他嘉宾吧,我昨晚看到了不少帅哥”

严峫带着摄像下到二楼,拿着房卡找对应的房间
“我们先看看这个怎么样?”严峫拿着江停的房卡了,朝镜头晃了晃然后敲门,没有听见里面有人回答

“看来还在睡,我们进去喊他”严峫用房卡打开门,发现屋里是开灯的,床上没有人,严峫走进摸了摸床单还是热的。与此同时看到了浴室门打开。

江停一只手擦着头发,一只手看着手机,腰间围着浴巾,没擦干的水沿着胸膛流下,隐没到浴巾里。

“这是……来喊我起床?”

“哈哈是的,接下来我们一起去喊其他人,然后去吃早饭”严峫朝着江停展示了其他人的房卡

“嗯,等我穿衣服”江停转身回浴室换衣服,严峫就盯着他背部看

皮肤真的好白,一个警察整天风里来雨里去的怎么还可以这么白呢。正面看不觉得,背面看腰也好细,摸起来应该感觉柔滑的吧。皮肤看起来那么嫩弄点痕迹上去很难消掉吧……

“严峫?你要上厕所吗?”

严峫的思绪已经飘到千里之外去了,不自觉的跟着江停走,这都到浴室门口了,江停进去准备关门才发现

“我不是,我没有”

江停动作很快,毕竟有人在等他。严峫让江停选一个,下一个去找谁。江停对昨晚的“周戎”印象比较深刻,于是说了周戎的名字

“好的,下一个就去找司南”
“……好的”

先敲门,听声音,没声音,开房门

“碰!”
严峫刚打开门进两步又迅速的把摄像和江停推了出去,随后大力的把门关上了。

“走错了?”江停问
“对”
“可是走错了房卡也开不了门吧”
“啊……对”

于是严峫就慢动作回放一样打开了房门,开之前又敲了两下。

严峫很害怕进去后还看到刚才的场景。

周戎和司南抱在一起睡,两个人浑身上下就一条短裤,屋里的地上是凌乱的衣服,周戎把司南圈在怀里,严峫进去刚好看到周戎,满是红痕的背部。

不出来行吗?这他妈能拍?

在严峫进来的时候司南和周戎就醒,那“碰”的一声估计隔壁都醒了。

周戎从猫眼往外看,看到严峫他们三个人,迅速意识到了“碰”的那声是什么意思。周戎快速跑到床上亲了一口司南,然后开始捡地上的衣服穿
“司小南,戎哥先走了,待会儿见!”活像个偷情的男人,遇到了老婆查房。

可惜,没走掉

严峫带着江停和摄像进来了

“早啊”江停和司南打招呼“原来你叫司南,我叫江停”

司南点点头,在周戎穿衣服的时候司南也有在穿,严峫进来的时候正在提裤子。

“我们是来喊你起床的,7点就要开始录制了,早点下去吃早餐”严峫看了眼周围,这么几分钟收拾的还行

江停看严峫眼睛老是四处瞟,也就注意了一下周围。床下看到了一只露在外面一半的拖鞋,再看司南脚上穿着一双问:“司南,你有两双拖鞋吗?”

“没有,我的可以给你,我要换鞋子了”
“不用,谢谢”

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江停不动声色的把拖鞋踢了进去。等司南换好鞋就一起出去了

严峫走在最后,快离开床边的时候,把床底伸出的手抓住了脚踝。然后看着周戎从床底爬出来

“刚才我要是咬到了舌头,我现在就已经死了”

“好兄弟!将来我给你放风!不过我现在要洗澡,什么垃圾酒店,床底都是灰”走着走向浴室

“回自己房间洗,周晖和韩越呢?”
“楚河和楚慈那”
“! ! !”严峫一个单身狗为了队里操碎心。

步骤还是依旧,楚河屋里没开灯,严峫开了灯也没发现地上凌乱的衣服,当他松了口气,觉得周晖提前走了的时候,看的一条胳膊正从被窝里伸出来,他看了看床上两条胳膊放在外面睡觉的人,觉得这他妈什么恋爱节目啊,这在再拍伪纪录片风的恐怖片吧

赶紧趁没人发现把那条胳膊塞了回去,一只手按着周晖脑袋

“早,楚河,我们是来喊你起床的”严峫说

楚河没醒,翻了个身摸枕边,什么都没有,楚河才睁开朦胧的睡眼,一看这么多人围着他赶紧坐了起来

“这是……”
“起床,吃早饭了”
“好的”楚河迷糊间想下床,然后有双手臂抱住了他的大腿,楚河很快反应过来说“那可以先出去吗,我习惯裸睡,不好意思……”
“好的好的,那我们去剩下的楚慈吧”严峫求之不得赶紧下一个

司南走到门口关了门,又折了回去
“还有什么事吗?”
司南出手快准狠,毕竟是个做教官的人,在周晖和楚河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司南已经掀开了被子,把周晖抱着楚河的手臂掰开,反折在背后。

楚河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周晖也懵逼的很

“别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会把他交个警察”
周晖终于明白自己拿的什么剧本了,楚河也反应过来了,周晖在司南眼里是个性骚扰楚河的变态。楚河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毕竟这个形容真的非常恰当了……

“误会,他是周晖”司南怀疑的松开了手。
“周戎不是也去你屋里了吗”周晖盘腿坐在床上抬头问司南眼神里都是“你懂的”
司南瞬间明白了,然后从脖子红到耳根出门走了。

严峫他们一出门就遇到楚慈了同时也注意到了楼上下来的周戎,楚慈穿戴整齐,准备下楼去

“嗨,早啊”楚慈和他们打了声招呼“是去吃早饭吗?”
“嗯,没想到你这么早就起来了”江停友好的伸手“你好,我叫江停”
“你好,我叫楚慈”
“我是周戎”
“我是严峫,我们人就差一个了”严峫转头问摄像“你知道韩越在哪吗?”

镜头左右摇了摇

“韩越在楼下吧”楚慈开口到“他出去买早餐了”

楚慈转身的时候严峫看到了他耳朵上有牙印……

一定是他自己咬的一定是的,肯定不是只有我没有性生活

05

严峫:男团的各位只有我不是禽兽

*3000字……感觉自己通篇废话

评论(6)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