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

生活很苦,也没人甜我

微博上那个沙雕的蝉梗

昨天还看到了一个蚊子的梗和蝉也太配了,笑死我了,于是今天写个周晖和严峫的

周晖:在吗,凤凰你在吗?你起床了吗?昨晚还舒服吗?你怎么不说话呢?你有没有怀孕的感觉呢?凤凰,凤凰你起来啦,你要给我做早饭了吗,今天早饭吃什么啊?大毛二毛要来吗?不来吧,不来就行,今天你要去上班啊?晚上回不回来吃饭啊?唉对了今天晚饭吃什么啊?凤凰?凤凰你没有听到吗?凤凰你怎么不理我?

严峫:江队处对象吗?你娶我也行啊,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上次的戒指你也没带,什么时候带啊?江队你要出门啊,你去哪儿啊?去干嘛?什么时候回来?花不花我的钱啊?你不会是去见杨媚的吧?回来能不能让我顶一顶啊,这一大早的男人的需求不满足一下吗?江队!江停!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怎么不说话啊?

楚河、江停:烦死老子了

评论(5)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