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

生活很苦,也没人甜我

除妖师和小茶精

*be预警(暂定)

除妖师少年严峫马上就可以出师了,他需要抓住一只妖怪,才可以正式出师。

小妖怪只有一百多岁,是一只看起来毫无攻击力的小茶精。

植物修成精怪太难得了,因为在实在太脆弱了,修炼过程中,一掐就死了

小茶精看到他就跑,头也不回,撒腿狂奔。严峫每次追到茶园就找不到了,因为小茶精变回了本体,藏在了茶园中。

严峫很气,蹲在湖边不停的朝湖里扔小石子。忽然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小茶精每天都要来小湖边的凉亭纳凉,严峫在他的必经之路上设下了一个陷阱,之后就躲进了芦苇荡

夜晚的星星很亮,没由来的想到了小茶精笑起来的眼睛,小茶精笑的时候眼睛咪起来像弯月,虽然看不到眼瞳,但能感觉到他整个茶都在发光……所以严峫才会朝他走过去,没想到刚走两步,就被发现了。正打算开口,小茶精就头也不回的跑了,什么意思!我可是我师门里最帅的除妖师!

“啊!”

清早严峫听到了一声惨叫,他心情极好,跑到洞口,居高临下的看着小茶精“终于抓到你了!”

小茶精发觉抓住自己的就是那个已经连续跟着他一礼拜多的除妖师,顿时觉得自己生命已经到了尽头,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才成精,并且才成精那么短时间,连喜欢的小妖怪都没有找到就要死了,情不自禁的开始流眼泪

严峫听到低下有呜呜呜的哽咽声奇怪道:“你哭什么啊,你是女孩子嘛?”

小茶精更委屈了,这什么人啊,要杀就杀怎么还侮辱人,除妖师真的太讨厌了!太欺负妖了,哇的一下哭出声……

“哎!你别哭了,你是摔疼了吗,我拉你上来啊”
“不!”
“你喜欢待在下面?”
“不!”
“那我拉你上来?”
“不!”
“你真的是小女孩?”
“不!!!”

莫名的严峫觉得这小妖精还挺有意思,于是决定逗逗他

“那不行,这是给我媳妇挖的坑,你不是小女孩肯定不能待的,你快点出来”

果然小茶精立马就不哭了

小茶精心想原来不是抓我的啊,我掉进来只是个意外,不能占别人媳妇的坑,我要赶紧出来才行

“那我怎么出来啊”一百多岁的小妖精就跟人类小孩七八岁一样,植物精又天生个子不大,现在身高也就一米不到。

“我把手给你”严峫趴下身子,把手伸下去,不一会儿就抓住了一只软软的小手

“我抓好了”声音也软软的

“那我开始拉了啊”严峫已经13岁了,半个大孩子了,加上小妖精也不重,轻轻松松就拉上来了。

小家伙灰头土脸的,上来第一句就是笑着和自己说谢谢,这时候严峫发现,嘿,它笑起来还有酒窝呢!抬手摸小茶精脸,捏了捏它耳朵,揉了揉他头发

“你是棉花糖精吧!你怎么到处都是软的啊!”
“我不是!我是绿茶精!”
“你有名字吗”
“我叫江亭,茶园的主人姓江,我喜欢凉亭,我就给自己取名叫江亭”
“我叫严峫,凉亭的亭不好,加个单人旁吧,希望你能渡劫成功,成为真正的人”
“可以!那我以后就叫江停了!”

之后江停也不再躲着严峫了,一人一妖经常在一起玩,白天凉亭纳凉,晚上芦苇荡看星星。小茶精很热,跑来跑去的游戏几乎不参加。小茶精很乖,怎么弄他都很乖,晚上抱着睡觉也不动。严峫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他了,就算是男妖精,也想他当媳妇。
玩熟了之后,严峫认识了不少小妖怪,其中有个叫杨媚的小花妖天天缠着江停,整天江哥江哥的,严峫可烦她了。

“杨媚你这样不行,你知道江停是我媳妇吗?”
“???”
“不知道我和你讲讲,我曾经挖坑找媳妇,我挖了一个坑,在坑前面竖了一个牌子,在上面写着‘跳进去就是我媳妇’,然后我大早上一看啊,江停就在里面好好待着呢,还开心的转圈圈,看过你江哥转圈圈吗?就是这样、这样转”说着一根手指在地上画圆圈。

杨媚不信,就跑去问江停“江哥你掉进过严峫的一个坑吗”
江停点头
“那你知道那是媳妇坑吗”
江停点头
杨媚哭着跑了回家

江停问严峫“杨媚怎么了?”
“杨媚刚才来过吗?”

之后严峫越来越没皮没脸了,在外面就这么喊,整天我媳妇我媳妇的,喊的江停绿茶都变成红茶了。于是阻止他,他就越来劲,渐渐的江停也习惯了

某个晚上,严峫带着江停走过了湖对面,湖的对面也是一片芦苇荡,不一样的是,那片芦苇荡到了晚上都是萤火虫,莹莹的光点,少年专注的眼神,严峫拉着他的手说“等我长大了,我们成亲好不好”
江停含羞而坚定的点了点头

江停想:严峫的嘴唇凉凉的……很舒服
严峫:害羞嘴唇也会变热?不只是脸和耳朵吗?

严峫总要长大的,他不会永远是个13岁的小孩。
某天他回去之后好几天没有出来过。因为他师傅知道了他和一群妖在一起玩。

他想告诉江停对不起以后不能一起玩了
又想告诉他你等等,我过几天再来找你玩
可是不管说什么都是需要机会

严峫被送到了另一个地方,由他师伯教导。可是他总是想跑出来,跑回去,告诉江停

我们走吧,我们一起去其他地方,我不想和你分开。

在若干次逃跑后,他师伯决定改变他小时候的记忆,严峫是除妖界不可多得的天才,不能毁在一个小小的妖怪手上。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月一年的过去了。严峫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已经20好几了,而江停还是一百多岁的样子。表面上看就是20多的成年人和七八岁的小朋友。严峫已经忘记了某个小山上有一座茶园,茶园里面有个江停。当和人谈起童年的时候,那个被他追这喊媳妇的是师伯好友的女儿

严峫就要结婚啦
就是那个小女孩,她也是个除妖师,门当户对良缘佳配

江停还在茶园等着他,坐在小凉亭想着“严峫今天会来吗……”
江停也不去湖对面的芦苇荡了,因为不知道怎么回事,湖对岸的萤火虫已经没有了。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