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很苦,也没人甜我

  饮鸩  

念旧

01

02


03

  楚慈的头七很快就到了,韩越的眼前依旧很模糊,这让他非常的焦躁,他怕楚慈来了之后他看不清楚。韩越是党员,他不能有宗教信仰。即使他不是,他也不信鬼神。但是现在他信了,堪比最虔诚的佛教徒,吃素念经,跪在佛像前。其实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拜佛,灵魂应该归阎王管的。只是顾不了那么多了。


  这座庙距离老太太家并不远,楚慈也经常来到庙门口拜,僧人问他为何不进来,楚慈没说话只是摇摇头,黑色的碎发散落在额前,衬的青年的脸色病态的白。脚步虚浮,久病之人。楚慈觉得自己不配拜佛,双手沾了人血的不配拜佛。


  仁慈的慈
  我对人仁慈,有人对我仁慈吗?
  韩越吗?
  如果没有韩越就不会被绑,不会被强迫,不会被打到胃出血
  如果没有韩越就不能杀了韩强……
  那还是有吧,只要这一条就够了上面所有。

  人对于自己的死都是有预感的,当这种感觉来了的时候就会开始准备准备,楚慈的准备是一个电话号码,他不知道韩越有没有换号码,反正他就只知道这一个,如果换了那就……算了吧。他把号码给了房东太太说“如果我明天起晚了你就让他来喊我”
  其实他还挺期待韩越知道自己死是什么反应的,他费尽心思想让自己活下来,而我依旧死了,韩越会怎么样呢?
晚饭后楚慈就像平时一样洗澡、吹头发、吃药、睡觉。被子里楚慈呼吸平缓,逐渐微弱,直至停止。

  头七的前一天韩越的焦躁到达了顶峰,他看不清,更不知道楚慈会去哪里,他想在楚慈床前等着,却又怕他不会来,而是去北京的屋子。韩越想着,应该不会的,北京和贵州相距那么远。那他去北京会去看谁呢……看我还是看裴志……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灵魂的话,那我死了是不是就能看到楚慈了。
  有些想法一旦冒出来就很难按回去,韩越甚至开始想象能和楚慈一起在地府的样子,自己做了那么多坏事,下辈子是不是不配做人了。楚慈杀人应该是大罪吧,会不会受到刑罚呢?
  不行
  不可以的
  怎么可以对楚慈用刑呢
  什么事情都应该我来担着,都是我的错,楚慈就应该开开心心平平安安的。
  韩越近乎疯狂的想到,如果我下去了,我就能保护他了吧。

  韩越跪在楚慈的坟前,刺刀一点点的插进心脏,他紧紧的盯着楚慈的照片看,刻心里。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他想和楚慈合葬,要找个人说一下,他才不要死后一个人。
  人的意志能有多强,刺刀已经没入了三分之一,而韩越还能等到手机开机,并且抖着手发完短信。当刀柄接触到胸前的时候,韩越整个人也倒了下去。
  殷红的血和鲜白的花

  当有人看管墓园的人发现了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救护车来抬人的时候所以生命体征都已经停止了。而北京的人也终于找到了韩越。
当韩越一声不吭就走了第二天,整个北京都在找他,可是手机定位不到,监控里也看不到他。韩越是个有手段的他不想人找到,翻天了也找不到他。如果不是因为要发短信而开机了,北京的人都不会知道他已经死了。

  裴志接到短信是懵的。

  “我要和楚慈合葬”

  第一反应是终于找到楚慈了,第二反应就是怎么都死了……


  赶紧通知了韩越家里人,并且找技术定位了韩越的手机,发现是一家医院的时候所有人似乎都松了一口气,也许是被人救了送去的,也许还活着。怀着这样的想法裴志和韩越家里人一起去了贵州
  裴志没想到的是见韩越的最后一眼是在太平间。当他们赶到的时候人已经装进了袋子里,韩越他妈直接晕了过去,一下子没了两儿子,谁都受不了。韩越的父亲也一直大喘气深呼吸。裴志在接到短信后就一直在做心理准备,现在也只是有种“果然是这样”的感觉。韩越在这里,那楚慈呢……


  裴志知道这肯定不能问的

  两个儿子都因为楚慈死的,这合葬……,要是不葬一起韩暴龙可能做鬼也不会放过在座的各位。
  要是葬一起他母亲又以死相逼的不同意。最后还是韩越父亲拍板

   葬一起

   韩越其实是满足的,人说死前会有走马灯,韩越在里面看到的每一帧都有楚慈。
  他的人生不是从出生开始,而是从遇见楚慈开始。


  活着我们没能携手到老,那么死了我要和你相伴黄泉

*我居然写了1500字呜呜呜我有进步
*完结

评论(3)
热度(37)
© 饮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