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很苦,也没人甜我

  饮鸩  

光妈走了
我很喜欢她的十年,特别喜欢
我记住到第一个人物名字就是十年里的高郁
“我叫高郁”
“忧郁的郁?”
“不,郁郁葱葱的郁”
非常希望太太能像笔下的人物一样郁郁葱葱
希望您可以好起来继续写书
希望您再另一个世界安好

评论
热度(6)
© 饮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