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

生活很苦,也没人甜我

六一(周晖家篇)

周晖对这个节日没有任何表示

可能“关我屁事”就是他最大的表示

但是楚河不会,他是个疼爱孩子的好母亲

可是他并不知道应该送些什么,于是只能咨询周晖

5月31号的晚上楚河和周晖面对面的躺在床上

“应该送些什么呢?”

“送个保温杯吧”

“?”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保温杯寓意特别好,保温杯存储热水,多喝热水对身体有好处,表达了你希望他们身体健康。杯子谐音辈子,连起来的意思呢就是希望你一辈子身体健康,四舍五入就是你送健康啊”

“……晚安”

虽然楚河觉得周晖完全就瞎扯,但是由于真的不知道买什么于是真的买了保温杯,只是没有告诉周晖,周晖嫉妒的不行开始翻旧账

“其实我也是小孩,你算算你自己加上涅槃之前的年纪你是不是很大了?在你放我走的时候你就已经成年了而我还是头幼兽,我跟你说在我这个族群里其实像我这么大都还没成年呢……”

眼看着周晖越说越离谱,楚河实在受不了了。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你也想要保温杯?”

周晖用眼神表达着疑惑

“我送的……保温杯,不是你说的么”楚河有些局促,因为他觉得这个礼真的好差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晖这下心里平衡了,不仅平衡了还非常的高兴

三天前

周晖偶然路过迦楼罗的办公室发现摩诃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于是停下了仔细看了看

发现摩诃他打!不!开!保!温!杯!

摩诃只是转开了盖子,不懂还要按中间的圆圈,摩诃弄了三四分钟依旧倒不出水来,本来就没耐心的他直接把保温杯从楼上扔下去

周晖忍住不笑出声,走进了走廊尽头的电梯里

到了一楼电梯门打开

他看到了迦楼罗

以及手里拿着刚被摩诃扔出去的保温杯

和头上的大包

这要是还能忍住就不是他周晖

回家路上笑了一路,本来打算和楚河分享的只是一时忘记了,当晚楚河提起送礼的时候又想起来了。

周晖在心里模拟了一遍他们收到礼物的情景:我好讨厌保温杯哦,可是这是母亲送的唉还是不要扔掉吧(娇俏台湾腔)

评论(5)

热度(80)

  1. Heroine Lee饮鸩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