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很苦,也没人甜我

  饮鸩  

明天再来


突如其来的脑洞
ooc请见谅
我本来想写小甜饼的
写不了也想虐虐江停的
没想到写着写着就虐严峫了
结尾好像烂尾了
emmmmmm
——————————————

恭州

严峫拉上窗帘走到床边,床上躺着的是浑身赤裸的江停,他的手脚都被拷在床的四个脚,双腿敞开,中间只盖了一块毛巾

房间没有开灯,严峫隐没在黑暗里,如狼狩猎前的等待,只要时机一到,便冲出去咬断猎物的咽喉。就这样站了五六分钟,就这么死死的盯着江停。

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不记得了。
接下来怎么做?不知道。
还喜欢江停么?不……不知道…。

是喜欢的吧
严峫心想
不喜欢我还非的把人留着干嘛

这是江停以前的住处
红心Q住的地方

严峫坐在了床边,黑暗隐藏了他的表情,但是他能看清楚,床上的江停睁开了眼睛
“你爱我么?”
严峫的声音很正常,让人听不出情绪
严峫盯着江停的眼睛,他能感受到江停也在紧紧盯着他,只是江停没说话,嘴唇动都没动
“你爱我么?”
第二遍,还是那个声音,还是听不出情绪。严峫你说他莽撞可他懂得隐忍,你说他容易洞悉可他会收敛情绪。他很优秀,他的优秀不只是那下海五万起的脸。江停还是没说话这次眼睛也闭上了,拒绝的已经很明显了
“你爱我么?”
第三遍了,严峫很有耐心,字不多不少,语气还是那个语气,眼睛不曾移开,动也不动。
江停也是,不答复,不对视。
“你爱我么?”
“你爱我么?”
……
“你爱我么?”
一遍又一遍的问,不问到江停回答就无休止的问下去。

“不”
江停把头转向了另一边,终于给出来回应
严峫也站了起来,看样子有点放松还有点落寞,只是他的声音不再是稀松平常,带上了冷漠和厌恶
“我也不”

严峫快走出房间的时候,江停发出了一声轻笑,“笑什么?”还是那冷漠的语气只是多了点不屑。
“你幼稚么?”江停依旧没有回过头“每天来问我一遍爱不爱你,听一遍不,再自己说一遍。建宁太空了”

“幼稚,我年纪轻轻还是该幼稚的时候”说完严峫就打算走出去,其实建宁很忙,只是在忙他也要来一趟,来看看江停还在不在,跑没跑,为了防止江停跑整间屋子除了窗帘,剩下的布料就只有那块“兜裆布”了

“抓我回去,或者放了我,你知道你在干嘛。”
“我知道,所以用不着你操心”

又是沉默,他和江停一个月说的话除了“不”,都超不过十句,今天算多的了。

空气沉寂了很久,严峫就这么站着也不出声,在他以为江停睡着或者已经没什么要和他讲的时候转动了把手

“你在问我一遍吧”
“什么?”
“问一遍我爱不爱你,这样明天就可以不用来了”
“不”
“何必”

何必,是啊,何必呢。
他严峫要什么样的没有,何必呢
明明知道江停不爱自己却一遍遍的问,何必呢

何必呢
当然是因为不甘心啊
不甘心这一切都是假的
不甘心被耍了感情
不甘心从头到尾蒙在鼓里

“因为我想见你”

评论(4)
热度(22)
© 饮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