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

生活很苦,也没人甜我

念旧

03

02

韩越进房间的时候老太太正握着楚慈的手念念有词,可是韩越听不清。在他看到楚慈的那一秒他的世界里只要楚慈是有颜色的,而讽刺的是这一切恰恰相反。韩越以为自己会暴怒,会克制不住打人。以为自己会嘲讽,嘲笑他活该为什么不待着他身边。可是都没有,他就这么站着的,站在门口,居然连踏进门里的勇气都没有。直到老太太拍了拍他的手臂“我走了,你陪他吧”

房间不大,可是韩越走到床边却用了两分钟。

“好久……”一出声韩越自己都愣住了,时候哑成这样了

“好久不见啊,楚慈。”可能太久没有念过这个名字了,韩越声音闲的有些哽咽“对了,你是不是不太想见到我啊,但是没办法,我太想见你了,接了电话就来了谁也没告诉”韩越紧紧盯着楚慈的脸,祈祷能有一点点变化,然而没有。“我现在脾气好多了,你要是现在让我滚,我就再也不找你了。”很安静,没有人回应他“那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希望我留下了啊”韩越伸手摸了摸楚慈的脸,把他的头发掖到耳后。当他看到楚慈耳后那一片紫红色后,整个人都僵住了,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头发弄回原位盖住那一片。做完这个动作后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瞬间松了口气。

“你脸好凉,是不是很冷,我帮你捂”说着掀开被子躺在楚慈的旁边,侧着身子拥着他“我困了,我一天一夜没睡觉,我睡一会儿,你可以趁我睡着了走掉”

韩越一闭上眼睛就开始忍不住的回忆,从第一次见面到最后一次,只要在有楚慈的画面里那段记忆就会非常清晰。可是这个人现在冷冰冰的躺在这里,韩越已经抱了挺长时间了可是手底下依旧是凉的。

韩越终于开始哭了,从哽咽不想出声到绝望哀嚎,他一遍遍的喊着楚慈,却得不到任何回应。韩越不记得自己多久没哭了,也许那么多的眼泪都是在等今天。

隔天早上老太太上来和韩越说找人举办丧事

韩越发现自己的眼睛有点看不清楚了,他觉得没关系,既然以后看不到楚慈了那瞎不瞎也都一样

有钱办什么事情都很快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