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很苦,也没人甜我

  饮鸩  

我有闺女了05


周晖在京城转了一圈觉得这些酒店都不行,不是菜不行,是名字不行。周晖想自己买一个,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毕竟签合同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于是随机挑选了一家饭店然后强行要求人家改名。

“周先生这是不可以的,我们开业了好几年了,卖的都是这块招牌啊”大堂经理很懵逼啊你怎么办个酒席还要我们饭店换牌子的,你这不是吃饭是抢饭店啊
“就换几天而已,这几天我都包场了,换个牌子怎么了”周晖跟个大爷一样坐在经理的老板椅上,任凭老板怎么说,他就是要换。他觉得这么low的名字配不上她女儿的第一顿满月酒

经理只好打电话给自家老板,老板电话里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管他呢!他给钱他就是爸爸!你爸要你换你能不换!”
手机递到了周晖面前立马语气就换了“您说您要换什么,啥都能换”
“emmmm就叫闺女吧”周晖也就光想着改却想不到改啥,脑子里都是她闺女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蹦出来了。
老板连声答应然后允诺两天一定弄好挂上去,然后周晖才嗯了一声挂电话。大堂经理以为这就完了,然后事实证明他太天真了。

“我要弄个横幅,就是那种从楼顶一直到门口的看你们门面挺大的,左边三条右边三天,左三条写‘祝贺周晖有闺女了’‘希望摩诃不要来’‘迦楼罗勉强可以’右边三条写‘呵,梵罗啊’‘你还是条单身狗吧’‘我有闺女了哦’”对于自己的条幅内容非常满意并且感到美滋滋,不仅嘲讽了对手,还强调了主题。

大堂经理不断的安慰自己:这是财神爷,是爸爸,甲方说什么都是对的。

楚河已经觉得自己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周晖还是不放心他出门,于是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迦楼罗和摩诃这几天其实天天都来,只要周晖不在,他俩肯定在。楚河躺床上不看电视不玩手机原因是周晖觉得这些都有辐射对刚生完的人不好,于是把电视拆掉了,楚河表示:눈_눈,但是又犟不过他,呆在床上的几天都闷坏了。把女儿的婴儿床推到客厅,自己看会儿电视,兄弟两个看着妹妹。但是妹妹不会说话,只能在婴儿床里面蹦

“啾啾……”

“她喊我哥哥了!”摩诃很激动,妹妹第一句喊的是哥哥不是爸爸太开心了

迦楼罗表示:大家都一个种族,怎么我和母亲都没听出了就你听懂了。但是表面上只是看了摩诃一眼,看他这么兴奋还是算了

“我要去抓几个人来给妹妹吃!!!”

弄完饭店的事情,刚进门的周晖第一句就听到了这么刺激的内容“!!!!”。




摩诃:现在我要抓几个小朋友给我妹妹吃,是谁这么幸运呢

评论(6)
热度(59)
© 饮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