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很苦,也没人甜我

  饮鸩  

我有闺女了04

三个人各站摇篮床的一面,摩诃和迦楼罗紧紧盯着小凤凰,周晖紧紧盯着他们两个。多少次兄弟两个伸出手打算摸摸小凤凰,都被周晖打了回去。摩诃不死心就是想碰,可是周晖这么一直盯着而且不能弄太大动静是在没办法,于是坐到床上楚河的旁边说:“母亲我只是想再感受自己儿时的样子”

周晖不屑的哼了一声:“建议你重新投胎感受更真切”

“是叫鹓鶵么,好软好弱小”迦楼罗再被周晖打到之前迅速的收回了手,双手举起表示不摸了再也不摸了。就这么摸一下迦楼罗觉得周晖看他的眼神就好像是当初他看梵罗的一样。摩诃很生气,迦楼罗都摸到了而他就没有,他最讨厌别人有的他没有了。于是说什么都要摸一摸,楚河觉得摸一下也没什么,虽然小但毕竟是凤凰哪能真的一点碰不得。周晖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一直盯着摩诃的手,随时准备打算把摩诃的手拿出来

“好滑,还是热的”摩诃如愿以偿的摸到了还发表了一下感受。周晖脸色更难看了,因为他的面前已经站了两个情敌了

“可以了吧?赶紧走”周晖立马开始赶人“有事儿没事儿都不要来了,多大年纪为什么还不谈恋爱,整天就知道盯着别人的老婆”周晖一直在后面推着他们往前走,两个人腿都是直的被他爸推着往前移。

到了玄关打开门要把他们推出的时候看到了伸手正打算按门铃的张顺,门里门外的人都楞了一下,周晖反应快当机立断把兄弟两个推了出去,反手就把门关上。

张顺懵逼了这是怎么了,怎么家门都不让人进去。回头看了看摩诃和迦楼罗,那两个人丝毫没有不对劲的地方一个进了电梯一个往楼梯口走就好像刚才他两是自己走出来的一样。

进了房间的周晖才不管门外的人怎么样了,坐在床边抱着坐起来的楚河,轻轻的抱着,头埋在楚河的肩窝闻着楚河自带的奶香味,整个人陷在温柔乡里。

粥煮好了,周晖每一勺都要吹一吹再喂给楚河,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等她百天了就去买个别墅,在别墅里面种一颗梧桐树,我还可以买个几亩的大花园,种那么好几颗给咱女儿换着睡。现在不行现在她太小了”

“嗯”

“我是不是比血海那个强多了,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颜有颜要啥有啥的”

“嗯”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有老婆啊,他活了几千年还是个死单身狗。过几天我设宴庆祝满月的时候一定要叫上他哈哈哈哈哈气死他哈哈哈哈哈”

楚河盯着周晖勺子里面的粥看,沉溺在幻想里面的周晖完全没有要喂给他的意思,他只好自己往勺子上凑,嘴刚要碰到勺子的时候,勺子动了——朝周晖的嘴里去了

周晖对着楚河吻了下去,撬开他的齿贝把粥渡了进去,忽然又觉得怎么楚河嘴里的粥怎么这么好喝又都抢了回来。最后楚河不仅没喝到粥还被占了便宜,喝了粥的跟傻子一样就知道乐。

评论(2)
热度(68)
© 饮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