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

生活很苦,也没人甜我

霸道人类爱上我01

他是个小天使

 

贺天今年六岁了今天刚好是他的六岁生日。

可是他却一个人在家,大大的房间小小的人儿,透过落地窗往下看就繁华的街道,人来人往的车辆,无一不在诉说着热闹两个字,而贺天离它们很远。

“这有什么好看的?”

听到声音贺天猛然抬起头,往后退了几步远离声源处

“你干嘛?”

贺天站在两三米之外打量着发出声音的人,红色的头发黑色的耳钉,穿了一件很普通的白色T恤衫和白色短运动裤,背上有一对小翅膀,可是贺天怎么看都看不到背带在哪里,如果不是他头上没有金色的光圈的话,贺天都要以为是天使来接他去天堂了——还是一个染头发打耳洞的天使。对面的人皱着眉头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盯着贺天但是由于他的身高和穿着完全让人感觉不到威胁害怕甚至有点可爱。

 

贺天已经从一开始【上锁的房间突然多了一个人而感到害怕】演变成了【这家伙挺有趣】

“你叫什么”

“莫关山”

“你来干嘛”

“找东西”

“找什么?”

“你傻么?看不出来我少了什么?”

“???”

贺天还以为他傻乎乎的问什么答什么居然还有点凶,看来是一只会咬人的兔子,贺天走到他身边,围着转了两圈,伸手揪了揪白色的翅膀,好奇的问“你这个翅膀是连着衣服的么?”莫关山拍掉了他的手依旧瞪着他说“关你什么事!”

贺天并不恼怒依旧很有兴趣的看着他“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莫光山的小手揪着自己的衣角变得有些局促却依旧要假装一副凶凶的样子“怎么啦!很…很奇怪么!”莫关山变得有点心虚因为在来的路上看到人都穿的花花绿绿的只有自己的衣服一点图案都没有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看。贺天穿着黑色的T恤胸前一个大大的骷颅头,他的身高比莫关山高了一个头,黑色的头发看起来一点都不软,他看莫关山的眼神让莫光山感到一种压迫感,于是他一把推开贺天钻到了床底下,想拿了东西就赶紧走

贺天被推的往后退了两步,奇怪的问“你干嘛?”

莫关山没有回答他,很快又爬了出来

贺天看见莫关山拿着发光的圆圈慢腾腾的站了起来,在距离他自己头顶20厘米左右的地方比划一下,然后松手,光圈就这样浮在了他的头顶。

“!!!!!”如果六岁的贺天会说脏话的话那么他刚才脱口而出的一定是:卧槽!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