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鸩

生活很苦,也没人甜我

除夕夜的小插曲


韩越:“老婆我是你的什么人啊”
楚慈:“保姆?”
韩越:“能不能再高级一点,再私人一点”
楚慈:“专人家政?”
韩越:“我有一个新年愿望,就是想——”
楚慈:“说出来就不灵了”
韩越:“……可是我憋不住”
楚慈:“那你不行啊”
韩越:“我行不行你还不知道么,要不要来体验一把,活不好不要钱”
楚慈赏了他一个白眼:“要钱我为什么不去外面找,外面有比你好看比你年轻的比你……”
韩越:“不!我不仅不要钱我还倒贴,我不仅床上活好而且家务活也好!”
楚慈:“那去刷碗看看”
韩越:“好嘞”
洗完第一只碗,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在干家务的韩越认命的叹了口气,洗完摘下围裙感觉重了点,摸了摸围裙前面的口袋。拿出来一只手表,韩越第一眼就看出来这个牌子——和他送楚慈的戒指是同一个牌子。

周戎:“司小南说句好听的戎哥给你发红包”
司南:“司南真厉害”
周戎:“……”
司南:“不好听?”
周戎:“好听……”
司南美滋滋的拿走了红包,摸了摸还挺厚
围观全程的颜豪/春草/丁实/郭伟祥:“队长!我们也——”
周戎:“停!要钱没有,要命拿走。”
一阵寂静过后
春草大喊:“司小南,队长说他要精神出轨!”
春草+100
颜豪/丁实/郭祥伟:“原来如此……”
周戎:“……别说了,我给还不行”
颜豪/丁实/郭祥伟+100
周戎又拿出了一百那在手里烧掉:“这一百是给英杰的”
颜豪:“队长,冥币了解一下……”
周戎:“艹!!!”

周晖:“老婆,除夕快乐,再拖就来不及了”
楚河:“什么来不及?”
周晖:“再不生三胎你就是高龄产夫了,很危险的!”
楚河:“不生就不危险”
周晖:“危险,不生就更加危险了,你看啊我现在天天在惦记了三闺女,我惦记的吃不好睡不好脾气还不好,脾气不好这样导致我人机关系变差,进而造成我没有朋友,促使我抑郁,我才18,青少年的心里健康特别的需要关怀……你在和谁聊天…都不听我说话…”
楚河:“摩诃,他和迦楼罗在一块”
周晖:“我来我来”
周晖拿过楚河手机按下语音
“你妈在我这里你那里没有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楚河:“……”
打开听到语音的两人
摩诃“!!!!”
迦楼罗:“……”
摩诃直接一通电话打了过来“我现在就去把我妈抢回来!!你给我等着!!!”

靳炎:“除夕快乐,这是我们结婚的第……,对不起我错了……”
蒋衾:“滚”
黎小檬:“爸,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这是我的支付宝号码”
靳炎“好儿子,说的对”
不一会儿蒋衾的手机就收到三笔转账
+52000
+20180
+13140
黎小檬盯着自己的手机怀疑它是不是坏了,怎么还没有钱。

评论(6)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