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鸠。

我还在啊

微灵异题材
不恐怖
温馨向

03
“你说,他怎么就回来了呢,他是不是知道我在这里回来找我的?”
“不存在的,别做梦了”
“对,就是这样的,不然他干嘛回来呢”王源根本没听刘志宏怎么说,一直自言自语的
“我说,你不应该先想你大变活人的时候怎么样才不会吓到他么?”听到这里王源愣了愣,是啊,毕竟怎么说我都已经死了的人啊。想到这里王源垂下了眼眸,眼里住满了哀伤。刘志宏仿佛可以看到王源头顶有朵乌云并且还在下雨的那种。“安心啦,船到桥头自然直对不对。我生前总觉得自己和娱乐圈特别远,嘿,这一死就遇到了两个,总觉得你还有故事”刘志宏第一次被王源带来这个家,一边张望打量着这个房间一边嘴里念叨个不停。而心情持续低落的王源头上依旧阴雨密布。
  
   时间悄悄的在指缝溜走,墙上的钟也在提醒着午夜的到来。在傍晚的时候王俊凯出去买了菜,这些年来他已经会自己煮饭了,烧出来的菜也是色香味俱全。其实王源并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因为他吃不到,只不过他觉得只要是王俊凯做的就什么都好。王俊凯吃饭,王源就在旁边坐着,刘志宏就在到处参观,因为他实在理解不了为什么一直盯着一个人看而不感到无聊,为什么???真是奇怪死了。王俊凯喝汤的时候,会先吹两口,撅起嘴的样子让王源忍不住的往上凑。今年的王俊凯应该25了比起18岁的时候更加成熟了,脸部的线条更加的分明,不像那时候让人觉得还没长开,王源注视着他的侧脸心想,这可能就是秀色可餐吧。

吃饱喝足之后王俊凯便窝在沙发上开着电视刷微博。其实官方账号注销掉之后王俊凯自己偷偷开了个小号,每天都会打开微博看看最近的热搜,关注几个知名的po主看看有什么好玩的。把微博当做了日记本每天都会发一条,但是被怕人扒出来是小号又不敢写的太明显。自己消失在众人视线里面很久,今天回到重庆还被人拍到,应该很多人在讨论自己才对。王俊凯如是想到。继而翻开微博热搜榜发现这讨论的似乎比自己预想的还要热烈
#王俊凯现身#这一话题已经在热搜第一一整天了,下面还有更多的相关话题
#TFBOYS#
#TFBOYS成员#
#王源#
#易烊千玺#
#偶遇易烊千玺#
#昔日天团组合#
王俊凯看着这些有增无减的热度稍微皱了皱眉毛。
“哇,你们现在还这么火啊”由于灵魂状态拿不起东西、屏幕也感应不到的,刘志宏和王源一左一右的坐在王俊凯边上看着微博上的内容
“那是,也不看看我们是谁。”说到组合王源又是一脸骄傲的样子,他们从出道到成名其中有多辛苦自己他们自己知道,但是现在想起那时候也是非常的开心,好想再唱歌啊。
“唉唉唉,还没看完呢,你关什么啊,这才九点半啊”王俊凯今天累了一天准备早点睡觉,于是关了手机关了电视回到了卧室里面,刘志宏再旁边意犹未尽的想着没看完的结局。

他们开不了电视玩不了手机,王源想进去看王俊凯睡觉,被刘志宏拦在了外面“你还没看够啊,不想想怎么大变活人啊?”于是就呆在外面想。

想啊想啊

再抬头的时候就已经两点半了。

中秋节快乐!

领养

十年后

窗外,树梢上的知了不停的叫着提醒着人们夏天已经悄然而至。今年的蒋丞和顾飞已经29了,都说三十儿立,最近他们正在打算领养一个小孩子。

“丞哥我已经在福利院门口了”顾飞穿着白t牛仔裤一点也看不出已经29的人了,还和当初19岁一样。站在福利院门卫的地方给蒋丞打电话,偶尔抬头向院子里面看看,这么热的天孩子们应该都在屋子里
“丞哥,我们为什么非要今天来,太热了”。
“因为我上午要看毕业生的论文,下午热没心情”说着蒋丞从院子里面走了出来,走到顾飞面前的时候挂断了电话,抬手给他擦了擦汗
“怎么热成这样?”
“想你想到浑身发热,你居然已经到了,我以为你还在学校。”
“……以后家里有了小朋友你注意点影响,小兔子”
“哈哈哈,走吧走吧我们进去看看”顾飞勾着蒋丞的脖子带着他往里面走
这家福利院的条件还算可以,现在的社会同性婚姻和异性已经完全无差别。蒋丞和顾飞也是感恩戴德的庆幸自己遇上了现在的社会。前几天已经和福利院的负责人林荨沟通过了,一近屋子就看到林荨已经坐在椅子上等他们,屋里的孩子最小的还抱在手里,最大的已经十五六岁。这里是孩子们的活动室,拼积木、看书、玩火车、过家家都在这里。屋子里只有一张小桌子和一张林荨坐着的椅子,除了门口那一块,其余地方都铺着地毯,孩子们都脱了鞋子在上面玩。蒋丞和顾飞脱了鞋子进去之后,顾飞一转头就注意到了一个待在角落里面的小男孩子。
  小男孩看起来五六岁的样子,头发有点长稍微有点盖住了眼睛,小小的缩成一团待在角落里面,下巴放在并起来的膝盖上面,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西游记在看,看样子还很认真。
顾飞当时就乐了,戳了戳蒋丞的腰说“丞哥你看那里”蒋丞摸着刚被戳过的腰有点痒,本想说说他想想又算了,朝着顾飞视线的方向蒋丞也看了过去,这时小男孩子正巧抬起头,四目相对,小男孩子的眼睛澄澈明亮。
“操,丞哥,这不会是你私生子吧?”听顾飞这么一说蒋丞仔细的看了看还真和自己有点像,不过自己五六岁的样子顾飞又没见过他怎么看出来的?
“你哪看出和我像的?我那么小你又没见过我。”
“我不知道拍了你多少照片,盯着你看了多少万次,往前推十几年往后推十几年你长啥样我都知道”
蒋丞一听就笑了“行啊你,那你说说我十几年后怎么样?”
“还是和现在一样帅,男人四十一枝花,丞哥你一定最花的那朵”
“啧,最花的那朵?你这语文水平是怎么写词的。”蒋丞边说边在心里面自己想了一下顾飞四十的样子,现在29的顾飞看起来还和19的一样,是不是39的顾飞也会和29的顾飞一样呢,那这样顾飞岂不是一直19!?永葆青春啊!蒋丞选手你一定要好好保养可不能比顾飞选手老的快啊,那我以后是不是要用护肤品了,可以顾飞平时也不用啊……
在蒋丞一个人思绪不知道飞哪里去了的时候顾飞和林荨已经走到了那个小男孩的面前,林荨告诉顾飞,这个小男孩是弃婴,是真的在垃圾桶旁边被院长捡回来的。没有大名,为了方便喊取了个小名叫小飞。顾飞愣了愣没想到这么有缘,有这蒋丞的长相还有着自己的名。
“小朋友你好啊,这书你看的懂么”顾飞在他身边坐了下了,开始与他搭话,蒋丞也从思绪里面走了出来,朝顾飞那里过去。林荨也很明白的给他们三人空间,去照顾了其他小朋友。
小飞没说话依旧是低着头,看着书。蒋丞也走过去,坐在了他的旁边,和顾飞一左一右的夹着他。
“你认识字?”也许蒋丞真的天生讨小孩子喜欢,小飞听到他说话,抬起头看着他,并且回了话“看不懂,但是我以后看的懂”
顾飞摆出一副很受伤的表情对着蒋丞道“丞哥,你看他只理你不理我”,“丞哥……”小飞轻声的重复了一遍。
“喂,小鬼,这只能我喊”
“为什么”小飞转头看着顾飞,这是他第一次看面朝顾飞,顾飞剥开他眼前的碎发,看着他漂亮眼睛“因为啊,他是我一个人的丞哥。”小飞不是很理解这句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蒋丞被这突如起来的表白弄得哭笑不得。顾飞突然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棒棒糖问“你要吃糖么?”,没想到小飞从口袋里拿出大白兔转头问蒋丞“你要吃糖么?”
“!”顾飞看着蒋丞眼神传达自己的意思:这是找儿子么?这是找情敌吧?
蒋丞看着顾飞止不住的笑,想到了以前他们看着对方笑的像个傻子那样。接过来小飞手里的糖说“你叫什么名字?”
“小飞”
“我很喜欢你,你喜欢我么?”
“……喜欢”小飞支支吾吾的竟然还有点害羞
“那你喜欢你左边的哥哥么”
“喜欢,他给我糖。”
“那你愿意……”
“不行,丞哥!”蒋丞还没说完就被顾飞打断了“我觉得他对你图谋不轨!”
“他今年才五六岁而已,你都多大了?”
“我也才九岁啊”顾飞撒娇式的鼓着腮帮子
这回轮到小飞惊讶了“!,叔叔你才九岁么!不对,那我要喊你哥哥……”

“你看,他还傻”顾飞憋着笑说
“我看是你傻”蒋丞和顾飞看着对方互相笑出声来,像很多年前那样,但碍于有很多人在还是比较收敛。

笑完了,蒋丞继续问“那你愿你和我们一起生活么,我们当你爸爸……”
小飞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顾飞有点疑惑问“你今天第一次见我们就愿意和我们走?”
“林阿姨说我们都会被人带走的,能被带走的都是幸运的”顾飞摸了摸他的头“你真的喜欢我么?”
“你……好看,但是我觉得你不喜欢我……”
“为什么?”
“不知道……”
“你知道我叫什么么,我叫顾飞,别人叫我大飞,你叫小飞,你就应该是我儿子,你还和丞哥长得像那么好看,我怎么会不喜欢你”
“我……好看?”小飞好像说第一次被人夸好看有些局促和害羞
“当然”顾飞帅气的打了响指
蒋丞拍了拍小飞的背“那你今晚收拾一下东西,明早我们来接你”

黄昏日暮,出了福利院天都快黑了。阳光把影子拉的很长,就像他们未来的日子一样,很长很长。

“丞哥”
“嗯”
“丞哥”
“嗯”
“丞哥”
“嗯”
“你不会不耐烦么”
“不会,我喜欢你喊我”
“我也喜欢你喊我”
“顾飞”
“嗯”
“顾飞”
“嗯”
“顾飞”
“我一直在啊”

时光喑哑  蝴蝶翩跹
岁月匆匆  晃过十八
年少时青涩稚嫩  昂扬奋发
少年时英气俊朗  雄姿英发
十八岁的你遇到了许多人
十八岁的你看过了许多景
十八岁的你经历过风和雨
有人诋毁有人称赞
愿你以后无风无雨无忧无虑
十八岁的王俊凯你好

祝十八岁的王俊凯成人礼快乐

顾飞,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就算以后我们没有在一起,我也要在你身上留个记号,甭管谁看了,都得知道这是我的,我们学霸就是这么不讲理。

找家人扩列!

我想扩列扩一波家人啊!!!
列表家人太少了

神秘数字1792824009

或者家人你留我加你!

我还在啊

02

   记忆中的城市还是照旧,繁华忙碌,灯红酒绿。人们过着自己的生活当着自己的主角谱写自己的自传。由于并没有带口罩,走在街上一直有人围观拍照,还有人冲上来要签名。还好这样的人不多不过跟随的队伍倒是愈来愈壮大,王俊凯大步向前迈,拐来许多个弯终于甩掉了些人,最后还是选择进入服装店买个眼镜帽子遮一遮。刚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坐下就接到了千玺的电话。
“大明星人气不减当年啊”千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虽然近年来联系的不多但也不至于断了
“怎么了”
“看热搜”
王俊凯打开微博看到热搜前五有三个是自己
#王俊凯现身#
#偶遇王俊凯#
#王俊凯回来了#
看着这些热搜王俊凯一瞬间觉得自己还是个艺人,觉得一切又回到了最开始
“很正常,看来最近娱乐圈没什么大事”王俊凯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开着免提,走到厨房冰箱里想去拿水喝,等打开门才想起来自己刚回来还什么都没买。水电什么的还要去缴费。回到餐桌前千玺似乎刚说完一段话,王俊凯没在意,就听着他继续说
“你怎么突然就回去了”
“旅游”
“我会信么”
“那……自驾游?”
“算了自己好好的有事儿来北京找我,挂了”
挂了电话王俊凯才有机会好好看看这间之前买的房子,从进门就觉得有些古怪却又说不出是哪里,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面,王俊凯忽然停下看着自己的手,对了,就是这个问题——这么久没人住的地方为什么没有灰?!
这个房子的钥匙只有自己有不可能有人进来,物业也不会这么好,小偷……难不成偷完还当家政?王俊凯每个房间都进去看了看都是干净的,厕所还有日常用品。不停电不停水,虽说冰箱里面空无一物但冰箱还在运作。“怎么回事”王俊凯做在沙发上有些懵“我进错家门了吗?”
就在王俊凯想不通的时候王源从外面回来了

“这就是你家啊还挺大的么,那我以后可不可以经常来玩啊,啊你不同意也拦不住的,大家都是鬼了,你的门也拦不住我了哈哈哈……你干嘛不说话啊”
王源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皱着眉头的王俊凯,从那刻起眼睛和思绪就再也没离开过,刘志宏在说些什么他一句都不知道,低声喃喃自语“他怎么回来了……终于回来了。”王源跑过去紧紧的抱住王俊凯,扑空了才意识到自己早就碰不到他了
“王源你干嘛这么激动……又忘记自己是鬼了?”
王俊凯刚才只是打了个冷颤,并没有任何反应。王源盯着他看了许久后闭上了眼睛,睫毛微微颤抖“是啊……两个世界的人了”
“谁说的?你凌晨两点半不是有一小时实体么?那一小时你们就是一个世界的人啊”王源抬头看着刘志宏,喜悦溢于颜表“是啊!我怎么忘记了这个!”

我还在啊

脑洞产物,文笔渣,人物比较ooc
王源是灵魂,凌晨两点半开始有一小时实体
灵魂只有王俊凯能看见王源
一个恋爱的故事
带一点千文
大概不虐

01

又一年过去了,想想自己都25了
不知道这样的一年要重复到什么时候

王俊凯站立在落地窗前,望着黑夜里的重庆,不自觉的想到自己从前与那个人在这片土地上的故事,抬手揉了揉眉心,垂下了眼帘。

三年前的今天,那个人在去演出的路上发生了车祸,抢救无效身亡。消息传的很快,铺天盖地的全部在报道,路上每个人都在讨论,微博热搜持续了半个月,猜测不断。公司里更是乱成一团,外界都在追问消息。

王俊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公司的,只是觉得好吵,今天的人都好吵。他努力的想去听清楚他们再说什么但是听不清。什么叫抢救无效?谁?谁抢救无效?王源呢?今天演出他居然缺席了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育他,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你看,因为你迟到演出都取消了。王俊凯拿出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王源的电话,他手很抖但却把手机握的很紧“没关系没关系,他就是玩疯了很快就回来了”电话里传来的只有冰冷的女声告诉他电话已经关机“玩疯了而已,他看到会给我回的,会的会的”另一只手臂撑着桌面,不断的自言自语

“小凯,我们去医院看一下王源吧”易烊千玺看着面色苍白的王俊凯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王俊凯喜欢王源这件事情,可能他们当事都不知道但他是知道的。
“医院?为什么要去医院,他就是太久没放假了,跑出去玩了,他会回来的,我都给他打电话了”王俊凯昔日灵动的眼睛此时显得空洞无神,说这些话的时候都不敢看着易烊千玺,怕他一句话自己就彻底崩溃了。
易烊千玺闭上眼睛,尝试着几次开口都没有成功,怕一开口就止不住哭出声,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最近……就在家吧,等……葬礼……再来”11个字说出来小马哥停顿了三次。
“什么葬礼你他妈瞎说什么啊,啊?!”王俊凯激动的揪起小马哥的衣领“他就是出去玩了,出去玩了你听不懂吗!”王俊凯还想张开说些什么,忽然感觉身体的力气都被抽走了,眼前发黑晕了过去。

醒来时,王俊凯望着天花板看了好久才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晕倒。他把自己关在了家里一个月,不见人也不与人说话。葬礼也没去参加并且向公司提出来解约。组合就这么散了,王俊凯注销了微博就此退出了娱乐圈。

这些年来的钱也够王俊凯自己做些事情了,他去了A市,开了一家“星光游乐园”,生活也慢慢步上正轨,但永远忘不了的就是王源。于是又重新回到了重庆回到了一开始的地方。

为小哥哥疯狂打call

手机壁纸无水印

儿童节礼物

脑洞产物
人物ooc
文笔渣见谅
一发完结

“我的蓝二哥哥啊,快要儿童节了你想好给我买什么了吗?”魏无羡趴在蓝忘机的背上,双手不停的蓝忘机身上游走。蓝忘机被撩拨的静不下心练字,放下笔捉住那双捣乱的手。
“想要什么?”蓝忘机抬头对上魏无羡深邃的眼眸。魏无羡调笑的脸突然变的暧昧不明起来。凑到蓝忘机耳边轻声道
“我想要什么你不明白吗”
魏无羡的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蓝忘机看懂了他眼中的意思,便放任起来。
骨节分明的手一颗颗解开白色衬衫的衣扣,温热的鼻息喷在蓝忘机的耳边。手慢慢探进衬衫里
“手很凉”
“一会儿不就热起来了么”
蓝忘机抓住已进入衬衫的手抽了出来,转身将魏无羡压倒在桌面上,欺身吻去
唇齿交合,蓝忘机把魏无羡的舌头允了一遍又一遍,用舌头数着魏无羡口腔内的每一颗牙齿。魏无羡甚至来不及吞咽口水,唾液顺着嘴角滑下,沾湿衣襟。
“唔……哈……等等……我喘不过气了”蓝忘机分开了一些,“没想到蓝二哥哥这么着急啊”一能呼吸就开始调笑。魏无羡抬腿蹭了蹭蓝忘机下体,凑近蓝忘机嘴唇道“好哥哥,我想要”
蓝忘机呼吸变的沉重起来,对方的眼里都充满的情欲,可魏无羡看到蓝忘机明显在压制着,心中不免疑惑,于是更加卖力的挑逗起来。
抬头去吻蓝忘机的耳朵,手开始解自己胸前的扣子。

蓝忘机抬手制止住了。

拉开抽屉,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发现是一枚戒指。魏无羡眼中的情欲变成了惊讶

“蓝湛你要在现在和我求婚吗?”
“想给你”
“算求婚吗”
“你嫁吗”
“你先说算不算吗”
“不算”
“为什么”
“我觉得好看就给你买了,因为想给你就给你了,我还看到了很多好看的,我都想给你,我想给你很多戒指,如果这算求婚,那我以后会求很多次”
魏无羡抬手摸起蓝忘机脸庞,看着那璀璨的眼镜,充满了柔情,并且眼中只有一人。
“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我给你带上”
魏无羡乖巧的抬手,让蓝忘机帮他带上。也拿上另一个帮蓝忘机带上

一双手上的戒指在阳光闪闪发光,预示着未来无限美好的生活

“好看”

W&L